第一章

  這是個熱鬧的早晨,石板鋪成的街道上有許多忙碌的人們來往。這條石板路並不寬敞,也不平整,歲月的痕跡到處可見,有些大縫中長著青翠的雜草,說明了這條路平時並沒有這麼多人,但是即便如此,這條有著兩家商店的石板路已經是全領地最熱鬧的街道了。


  如果沿著有點斜坡的石板路走上去,就會到達萊頓‧西斯特領主的宅邸,那是一棟外觀不甚豪華的兩層樓石造建築,裡面住著萊頓一家人和一些僕人。萊頓是拉頓領地的領主,也是個醫生,所以如果有人往石板路走,那他要不是去看病,就是送東西給領主了。


  不過今天似乎有些不一樣,人們搬著許多東西往上走,有大桶的啤酒,剛擠的牛奶,和許多麵粉,大家都相當興高采烈的樣子,搬上來的東西都被堆放在石造建築前的大空地上。拉頓這塊偏僻領地雖然能夠自給自足,卻不是個富裕地方,所以領民們搬上來的東西雖多,種類卻很簡單。

  大空地上除了堆放著各式各樣的食材,還有一個很大的淺底木盆,這木盆大到足以讓三個人在裡面跳舞而不會互相碰撞到,它的邊緣還散著芳香的生木味,是新作的。木盆正中間放著一尊白石雕成的女神像,有點豐腴的女神手中捧著一大束麥穗,慈祥地笑著。


  逆著一大群熙熙攘攘的人們,有一個逸著淡金色長髮的女孩往下走,她穿著皮短靴,在石板路上踏出輕快的節奏。女孩約莫十七、八歲,淡粉色的唇邊帶著愉快的笑意,靈動的雙眼閃著慧黠的光芒。


  「艾兒紗小姐,妳要去哪呀?」


  趕驢的老喬治認出了女孩,微笑揮手問道。女孩嘻嘻一笑,俏皮地回話:


  「提亞家的蘋果熟囉!不去吃幾個就不是拉頓人啦!」


  「艾兒紗小姐明明是想偷懶,不想幫忙豐年祭吧?」

  背著滿滿一簍鮮花的蘿拉阿姨伸手作勢要抓住女孩,卻被她一閃身像魚一樣地溜掉了,女孩大笑著:

  「蘿拉阿姨!拜託別跟媽媽說我溜出去囉!今天天氣這麼好,我實在是不想待在家裡讀書呢!」

  「妳這樣子夫人一定很頭痛。」

  「一兩次沒關係啦!」

  女孩一邊和人們招呼著,一邊走下石板路。

  「哎呀,是艾兒紗小姐呀,太好了。」

  磨坊的琴嬸有些喘地叫住了女孩,艾兒紗笑容滿面湊了過去。

  「是琴嬸呀!今年的麥子收成不錯吧?」

  「託領主大人的福,今年是豐收年,雨水下得不多不少,麥子都很飽滿。」琴嬸抱著一大袋的麵包,幾乎看不到面前的路了,年紀大走這段上坡路的確是有點費力。

  「琴嬸,麵包是早上烤的嗎?好香喔!」艾兒紗伸長鼻子,用力吸了一口氣,熱騰騰的麵包芬芳撲鼻而來。

  「是呀,這是要給你們家的。」

  「真的嗎?太棒了!琴嬸,不如我幫你拿吧?」

  「哎呀,那妳真幫了我大忙,我正覺得膝蓋痛呢。」

  「有全領地最棒的麵包,我才要謝謝琴嬸呢!」

  琴嬸布滿皺紋的臉被艾兒紗逗滿了笑容,她小心地把麵包遞給艾兒紗,艾兒紗雙手接過以後,看路得歪著頭。

  「琴嬸妳快回去休息吧!」

  「好好好,真是好孩子,領主大人有這樣一個好女兒真是幸福。」

  艾兒紗目送琴嬸轉身,便也轉身大步往領主宅走去,速度之快以致於越過了好些人,蘿拉阿姨驚訝地看著艾兒紗像是被火燒着般地快速走回上坡路,她叫道:

  「艾兒紗轉性啦!不去玩要回家,明天狗要喵喵叫囉!」

  艾兒紗頭也不回地嚷回去:「我放在廚房就走啦!提亞在蘋果園等我呢!」

  看到她著急的樣子,走在石板路上的人們都笑了。

  越過忙碌的人群,空地上已經搭起了一兩個棚子,還有許多隨意放置的板凳和餐桌,陸陸續續還有許多東西被熱心的人們搬上來,艾兒紗遠遠避開滿頭大汗的管家若挪,免得被看見。若挪正在跟木工阿倫父子點收桌子的數量,他們後面則是排了一大排急著點交東西的人們。

  每年一度的豐年祭是純樸的拉頓領地慶祝收成的日子,領民們會聚集在領主宅邸前的空地上唱歌跳舞連續三天,白天夜晚都不會休息,這三天中廣場始終有喝不完的酒、吃不完的麵包,除了大家捐獻出來的食物外,領主也會到外地請雜耍團體來表演,是個大家都很期待的慶典。

  艾兒紗順利地溜進了廚房,大家都在外頭忙著,廚房裡只有早餐剩下的燉湯還在爐上,此外空無一人,艾兒紗踮著腳尖走了進去,把麵包放在出菜前放盤子的大桌上。

  「真的好香喔,廚娘應該不會介意我偷吃一塊吧?」

  艾兒紗聞聞有著新鮮麥香的麵包,忍不住流口水。她熟練地找到了切麵包的長刀,也順便拿了一張野餐巾,把切下來的一大塊麵包包起。

  「這樣應該夠我跟提亞吃了,嘻,野餐野餐!」

  艾兒紗高興地提起包好的麵包,突然覺得背後有個壯碩的影子逼近,她冷汗直流,慢慢轉過身,果然是一臉得意的廚娘格娜正扠著腰看著她。

  「小老鼠被我抓到囉,瑞尼夫人正在找妳呢。」

  格娜雙手抓著艾兒紗的肩膀,直把她往前廳推去,艾兒紗慌忙為自己開脫:

  「格娜、格娜,我還要去幫忙豐年祭呢!」

  「妳不要幫倒忙就好了!瑞尼夫人找了妳一早上啦,妳最好還是快點去,早點上課就可以早點下課不是很好嗎?」

  「好、好,格娜我自己走啦!」

  「放掉還得了?妳像泥鰍一樣一不小心就溜掉了,我得好好看著妳!」

  不顧艾兒紗的抗議,格娜硬是將艾兒紗給推進了瑞尼夫人的書房。

  要說這裡是書房,不如說是個奇怪的研究室,擺滿雜亂瓶罐和書本的長桌,延伸到天花板的書櫃,放了許多羊皮紙張而無法坐下的椅子,兩三張不知道是哪裏的地圖掛在牆上,還有許多做到一半的筆記散置各處。房間裡面雖然雜亂,但是因為空間很大又沒有灰塵,基本上還不至於讓人討厭,艾兒紗厭煩的是等等要做的事情—上課。

  「一大早又溜掉了,我記得我請妳今天用完早餐來書房找我,是不是?艾兒紗小姐?」

  正在長桌邊清理出一片空地好放上課本的優雅婦人,板起臉孔對艾兒紗說。婦人的淡金色頭髮整齊地盤著,穿著簡單而樸素,卻有著令人傾倒的氣質,晶亮的眼神透露出心思敏捷的特質,她細緻美麗的五官和艾兒紗有很明顯的相似處。

  「媽媽,提亞家的蘋果今年熟得晚,她們需要人幫忙摘蘋果,不然豐年祭來不及了。」

  「我說過,上課的時候妳要稱呼我什麼?」瑞尼夫人敲敲椅背,示意艾兒紗坐下,艾兒紗嘆了一口氣。

  「是的,瑞尼夫人。」她乖乖坐了下來,眼神飄向桌上疊得高高的課本。

  「妳還有六堂皇家禮儀、六堂大陸歷史、五堂威辛歷史、三堂大陸地理、四堂自然,還有釀果匿語才只背了字母,這樣子的進度在生日前一定上不完。最糟糕的是釀果匿語,妳這樣的程度到時候等魔法老師來了,什麼都聽不懂。」

  瑞尼夫人抱著手很煩惱的樣子,艾兒紗瞄了一眼窗外的陽光,偷偷唸了一句。

  古洛洛坎蒂帝可。

  桌上翻開的書本似乎被風吹動了書頁,引起了瑞尼夫人的注意,她看看艾兒紗,又看看書本。「再一次。」

  艾兒紗又唸了一次,書頁又被翻過一頁。

  「沒想到妳有偷學一點,而且學得還不錯。」瑞尼夫人的表情柔和了些,她折了一隻紙鳥,然後把它放在手上。

  古洛洛坎蒂帝可。她唸道。

  紙鳥像是有條線牽著它,輕輕地被提了起來,在半空中飄上飄下。

  「這是四元素『風』的能詞,唸出風的能詞就會有風聚集,如果只是單純指『風』的一般詞,要說希洛。其他的詞也是一樣,所有的魔法咒語都是用釀果匿語所寫,所以要學魔法一定要學習釀果匿語。」

  艾兒紗看著紙鳥點點頭,心裡卻想著提亞家的蘋果。

  「妳還偷學了些什麼?」瑞尼夫人愉快地問。

  「呃…辛辛茲日咕吐?」艾兒紗嘗試在腦海中搜尋她因為好玩而背下來的單詞。

  「是辛辛茲利利咕吐。」瑞尼夫人掂著紙鳥,紙鳥立刻被不知哪來的水氣沾濕了。「我還以為妳真的會了呢。」

  瑞尼夫人丟掉濕紙團,攤開一捲地圖。「先來補大陸地理的課吧。妳是個貴族,要有貴族的…」

  「貴族的學識和見地,將來才能為人民服務,使人民安居樂業。」艾兒紗如同背書一樣接著說,語調中有著無奈。看來又要放提亞鴿子了。

  瑞尼點點頭,「知道就好。複習一下大陸位置。大陸上分四個部份,最南邊的是威辛,政治形態是領地自治;西邊最大的國家是法羅奈,以君主立憲方式治理;東邊靠海的國家是妮那苟力尼,也就是釀果匿,由長老會掌權,而北方的別魯度度,則是部落型態的聚落。」

  艾兒紗有些恍神,眼睛看著那個由北方延伸下來,半島樣子的大陸地圖,跟窗外的陽光和遠方傳來的喧鬧聲比起來,地圖實在讓她提不起什麼興趣。

<琉璃天秤 第一章 待續>


創作者介紹

   波那達卡隘口

vesp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