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兒紗小姐,請你把我們拉頓領地的位置指出來。」

  艾兒紗回過神,快速地把指頭放在威辛和法羅奈界山的山腳下,有一條河穿過那一塊小得幾乎看不見的領地,還有針尖大小的文字在一旁註明「拉頓」。

  「小心一點!別這麼用力,這種釀果匿風格的地圖不是每個貴族都有的!」

  「在媽媽出生的法羅奈也是一樣嗎?」艾兒紗問。

  瑞尼語氣中有一絲掩不住的驕傲,「是呀,這是要皇室才能有辦法弄到手,畫地圖是很難的,整個大陸可是很大又很危險的呀!」
 

  「我倒希望能夠在大陸上到處走走看看,一定很好玩。」艾兒紗手指在地圖上游移,「我會先從拉頓出發,經過隔壁領地,然後沿著拉頓河一路往南走,到達大陸的最南邊後再沿著海岸線一路北上。」

  她的手指似乎有著指引,慢慢沿著西方的海岸線往北,「然後到界山下,走過那絲達卡隘口,看看紫色的天空,接著到貿易大城法羅奈看看各式各樣的人。」

  輕輕滑過法羅奈的流線字體,指尖來到了東方的釀果匿。「然後,我要在這邊看船是怎麼製造的,還要看看全大陸最大的港口,買很多從世界的另一邊送來的稀奇東西。」

  「妳倒是想得很遠。妳是以後要繼承領地的人,還不如多跟妳爸學些藥草。老是想著要往外跑,一點也不像個貴族女孩。」瑞尼板著臉說。

  艾兒紗的確不像個一般的貴族,她穿的衣服跟一般村裡女孩沒有兩樣,喜歡在草地上打滾更勝於繡花,儘管她的教育能夠讓她在正式的宴會中毫不羞怯地跳出完美的宮廷舞,她還是寧願和村裡的孩子們去河邊抓魚。畢竟拉頓這裡並不富裕,領主也不抽稅,西斯特家可說空有貴族的頭銜,卻沒有貴族的生活方式。

  她唯一像貴族的一點,就是眉宇間那股氣質,和遺傳自瑞尼的法羅奈皇室血統以及瑞尼堅持的皇室教育。這也是她在各領地間遠近馳名的原因,傳聞都說拉頓領地的領主女兒美若天仙,氣質出眾,不過要是其他領地的貴族看到艾兒紗脫下蓬裙、卸掉馬甲後的野ㄚ頭樣,對她的美好印象一定會馬上破滅。

  「繼續,我們從威辛開始。威辛的首都在波格河和瑞比河的匯流處,因為靠近出海口的關係所以地勢平坦,沖積平原上土地肥沃,是全威辛最豐饒的地方,因為統治威辛的哥利維亞王室城堡座落在此,所以這片王城稱為哥利維亞。從哥利維亞向外劃分八十六塊領地,有些依照功勳發給各個貴族管理,有些則是領民自治,劃分的依據是…」

  瑞尼夫人的聲音似乎是催眠曲,聽得艾兒紗昏昏欲睡,正當艾兒紗忍不住偷偷打了個呵欠的時候,書房的門被打了開來,一個黑髮的少年衝了進來。

  「媽媽!有…黑衣服的人來了!」

  「蘭薩克,不可以這麼沒禮貌。進書房要敲門、房子裡不可以奔跑、姐姐在上課時你也要稱呼我瑞尼夫人,這些我平常不是都講過了嗎?」

  瑞尼夫人轉過身,皺起眉頭看著剛闖進來的少年,艾兒紗看到他,眼神瞬間亮了起來,似乎是看到了救星。

  像是剛剛跑過百米一樣,還在喘氣的蘭薩克隨手梳理亂七八糟的頭髮後,很不好意思地低下頭,「是,瑞尼夫人,請原諒我。」

  「嗯,這樣才對。現在請有條理地把事情告訴我。」瑞尼夫人的聲調嚴肅,嘴角卻掩不住對蘭薩克的疼愛,鼓勵般地微微上揚。

  「是。索德領地的領主,彼得‧杉朵男爵,派使者前來問候萊頓‧西斯特千金十八歲誕辰。西斯特領主目前正忙於豐年祭的準備工作,故吩咐在下請夫人負責接待。」

  緩了一口氣的蘭薩克,不疾不徐地說完這段話,然後恭敬地等候瑞尼夫人的回應,瑞尼夫人滿意地點點頭,然後站起身來。

  「謝謝你,蘭薩克先生,我馬上去處理。艾兒紗小姐,別打壞主意,我回來要看到妳抄寫好這一段課文。」

  瑞尼夫人翻開一本書,指了一個章節,艾兒紗臉頓時綠了一半,「『妮那苟力尼的魔法教育體系概論』?!這篇有很多專有名詞和釀果匿語耶!」

  瑞尼夫人微笑地摸摸艾兒紗的頭,「所以才要妳抄寫呀。這篇抄完,妳大概可以背起來三四十個釀果匿能語,很實用的。蘭薩克,幫我看著你姐姐抄完,別讓她又溜出去玩了。」

  「是的,瑞尼夫人。」蘭薩克替瑞尼夫人開了門送她出去,然後細心地把門關上,之後在沙發上坐下,隨手拿起一本書翻看,翹起二郎腿儼然一副監督人的樣子。

  「你這叛徒!我還以為你是來救我的咧!」艾兒紗從桌前站了起來,生氣地說。

  「什麼呀,妳還不是一大早就自己跑不見了,昨天還說要帶我去提亞姐姐家摘蘋果的,結果都找不到妳!」蘭薩克一臉委屈,他是真的找艾兒紗找了一早上,只是他沒想到姐姐為了減低被發現的危險而沒去找他。

  「現在你找到了,只是我也不能去了啦。」艾兒紗垂頭喪氣地坐回書桌前,開始抄寫瑞尼夫人指定的部份。

  「反正妳快點寫嘛,寫完我們再去,提亞姐姐會等我們的。」

  蘭薩克憨直地安慰姐姐,艾兒紗翻了翻白眼,認命地寫著。

  雖然艾兒紗嘴裡嚷著難抄,但是在現採蘋果的誘因下,她還是以驚人的速度把課文抄完了,完成後姐弟兩個高興地歡呼著,而這時瑞尼夫人還沒有回來。

  「我們去廚房拿點今早琴嬸給的麵包,然後再跟格娜要點蜂蜜和牛油,這樣就可以在蘋果園和提亞野餐了!快去!」艾兒紗丟下筆,高興地拉起弟弟的手衝出書房。

  「好!」蘭薩克早等得不耐煩了,不等艾兒紗牽好他就一起衝了出去。

  前廳有許多的村民正在忙碌,他們看到艾兒紗和蘭薩克紛紛對他們打招呼,「嘿!艾兒紗小姐要帶蘭薩克少爺去哪玩呀?」

  「我們要去採蘋果!」姊弟倆異口同聲,腳下不停地衝進了廚房。兩人很快地把東西打包好,然後牽著手跑出大門。

  管家若挪眼角瞥見姊弟倆的身影,急忙追了過去,「小姐!少爺!不要翹課啊!」

  「我!下!課!啦!」艾兒紗高興地朝若挪揮著手,拉著蘭薩克迅速跑離他的視線,若挪也只好半信半疑地停下腳步,回去繼續清點送來的東西。

  姐弟兩個沿著石板路一直往西走,經過亞伯大叔的釀酒舖、琴嬸的磨坊、有六條岔路的雪花路,他們越過銀魚溪後,終於在綠草如茵的地平線上看到了果園的樹頂。

  「到了!」蘭薩克歡呼一聲,率先衝下山坡去,艾兒紗抓著麵包巾也跟著跑了過去,兩個人在蘋果園的邊緣找到了提亞,和一起來幫忙的拉爾。

  「拉爾哥!」

  「拉爾大哥耶!」

  蘭薩克抓著拉爾的手蹦蹦跳跳高興極了,拉爾也很高興的樣子,他把蘭薩克的頭髮用力揉亂,蘭薩克大叫一聲撲了上去,然後兩個人在草地上扭成一團。

  艾兒紗斜著眼盯著提亞,「拉爾哥是來幫忙的嗎?」

  提亞只比艾兒紗大一歲,但是她看起來比艾兒紗穩重成熟多了。她被艾兒紗這樣一問,頓時臉上飛紅,拉著艾兒紗的手就往果園裡走去,「我帶妳去採蘋果,老樹的蘋果特別好吃呢。」

  「就放著拉爾哥不管了嗎?」艾兒紗一臉促狹,擺明了要取笑提亞。

  提亞忙把她拉走,故意別過臉不看蘭薩克和拉爾在草地上打滾。

  她們走到了一株枝葉並不茂密的老樹前,提亞指給艾兒紗看:「這棵樹已經超過七十年了,這邊的蘋果樹有一半都是她的孩子呢!」

  近中午的時刻,強烈的陽光把草地照得淺亮,樹下卻舒適涼快。提亞熟練地轉下兩顆蘋果,兩個人就坐在樹下開始分麵包。當然,她們也有留蘭薩克和拉爾的份。

  「提亞,妳想外面的世界長怎樣呀?」

  「妳又在做妳的環遊世界夢了。」

  「我是很認真的。」艾兒紗咬下一大口蘋果,甜美的汁液從斷口滴出來,艾兒紗忙把蘋果拿離衣服上方。

  「認真吃妳的蘋果啦。妳去環遊世界了,那領地誰來管理呀?以後領地可是妳要繼承的耶,我可不希望妳走了以後,國王派一個奇怪的貴族來接管拉頓。貴族都是怪人。」提亞吃起蘋果來從容優雅,一點也不擔心會滴到衣服。

  「領地給蘭薩克管就好啦。我想去世界的另一邊看看,到底香料是從哪邊來的,還有什麼是下雪,我也想看看精靈和龍。麵包留這一半給他們。」艾兒紗撕下一片麵包,接著甜甜的蘋果汁,免得滴在地上浪費了。

  「妳咬下去後稍微吸一下就不會滴了。西斯特領主真的會把領地交給一個外人嗎?蘭薩克又不是妳親弟弟。」提亞接口。

  「當然會呀,就算沒有血緣關係,蘭薩克還是我弟。妳沒看我爸爸媽媽多疼他。」

  提亞啃完蘋果,把果核扔往草叢,艾兒紗也學她扔去。草叢裡突然蹦出兩隻兔子,一瞬間逃竄無蹤。

  「妳嚇到牠們了!」提亞戳戳艾兒紗的臂膀,艾兒紗反嘴道:「明明就是妳先嚇到牠們的!」

  兩個女孩在草地上笑鬧著,不遠處拉爾背著簍子和蘭薩克一起走來,兩人的衣服上沾滿草屑。

  「看你玩得!會被媽媽罵的啦!」艾兒紗一邊抱怨一邊細心拍掉蘭薩克衣服上的草屑,提亞則是把兩片麵包塗上牛油後遞給兩人。

  「琴嬸家的麵包喔!」聽到提亞這樣說,拉爾笑了。「姨婆家的麵包最好吃了。」

  「快點吃,亞伯叔叔等著我送一簍蘋果給他,順便去跟他拿些梅子醋。」

  「沒關係!今天有這麼多人,一定一下子就採完了!」

  四人的笑聲在樹下和著蟲鳴鳥叫,艾兒紗覺得這麼美好的日子似乎會這麼持續下去,但是在心底深處,她還是渴望著有一點小小的不同。

  滿滿一簍的蘋果雖然重,但是四個大孩子七手八腳輪流搬運,到石板路還不覺得累。太陽照著石板路溫溫的,在接近秋末的午後,這種溫度踩起來很舒服。四個人把鞋子脫了扔在蘋果籃裡,邊搬邊踩。

  這樣蘋果會不會有鞋子的味道呀?」最老實的蘭薩克似乎對蘋果有點過意不去。

  「那好,明年的蘋果酒就更有味道了。」拉爾說完,四個人隨即笑成一團,艾兒紗把野餐巾蓋上簍子,「這樣悶一下更入味囉!」

  「啥入味啦?」

  突然的問句嚇得四個人魂飛魄散,艾兒紗回過頭,原來是領地最讓人討厭的怪老頭鄧肯。

  「我們是在說,今年的蘋果味道很不錯喔。」提亞心虛地說。

  拉爾手伸進簍子裡,拿出一個蘋果遞給鄧肯,「是呀!不信你試試!」

  鄧肯斜睨著眼,接過蘋果,不等他拿好,四個人便扛起簍子一溜煙地跑了。

  「這蘋果怎麼是臭的?」艾兒紗故意學鄧肯的口音說話,又逗得大家笑成一團。

  好不容易到了亞伯的釀酒舖,拉爾把簍子搬到門邊時,亞伯大叔正好從裡面走出來。

  「你們!蘋果!很好!」亞伯渾厚有力的嗓門一直是他的特色,言簡意亥的說話方式更是獨特。

  「嗯,蘋果是從老樹摘的,今年的蘋果很香喔。」提亞說。

  亞伯拍拍蘭薩克的肩膀,力道之大差點讓他跌倒,「小蘭薩克!拼酒!」

  蘭薩克慌忙搖手,「不不不不了,我還要去忙…忙…」

<琉璃天秤 第一章 待續>


創作者介紹

   波那達卡隘口

vesp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