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瑞尼妹妹真是囉唆。」莫絲走出大門,雖然沒有表情,但語調輕鬆。

  艾兒紗對於莫絲的無禮越來越不耐,先是被問了奇怪的問題,然後自己的媽媽又被一個小孩子稱妹妹,更奇怪的是,她來到的時間是大家都措手不及的晚上,有禮貌的客人是絕對不會挑這個時間到訪的。她實在是對這個新來的魔法老師沒有什麼好印象。

  不過既然瑞尼交代要好好招待老師,艾兒紗就不能怠慢。她牽著莫絲的手慢慢走向熱鬧的廣場,「莫絲老師,您要吃點豬肉嗎?他們已經烤好的樣子呢!」

  長桌被清出一大塊空間,一頭烤得金黃酥脆的全豬被幾個壯漢抬到桌上,兩三個刀工俐落的阿姨叔叔忙對烤豬下刀,切出一份份香噴噴的豬肉分給圍繞在長桌旁歡呼的眾人。

  「不,我不餓。」莫絲的回答聽起來對烤豬一點興趣也沒有,這讓艾兒紗很失望,她倒是很想吃。

  「不然我幫您拿杯果汁吧,請您稍等一下。」艾兒紗找了個理由,便朝烤豬方向奔去。

  「派崔克!給我一塊好料!」艾兒紗擠入大啖豬肉的人群,朝其中一個刀手喊著,派崔克轉頭一看發現是艾兒紗,馬上切下一塊油香四逸的大腿肉,然後用葉子包著遞給艾兒紗,「我一直找不到妳耶!這塊最好吃的都不敢切給別人!」

  「謝謝你啦!真棒!」艾兒紗興奮地接過豬肉,「有沒有看到蘭薩克?」

  派崔克拿著刀子的手往後一指,引起週遭的人一陣閃躲,「剛看他在那跟亞伯在一起啦!」

  「亞伯啊!完蛋啦!一定又會跟去年一樣被灌得七暈八素!」艾兒紗一邊咬下一大口豬肉一邊朝派崔克手指的方向擠去,果然看到幾個人趴在桌上不醒人事,蘭薩克就是其中一個,而亞伯還在大口大口跟蘿拉阿姨拼酒。

  「我的天呀!蘭薩克你居然又喝醉了!」艾兒紗心疼地想要把蘭薩克扶起來,卻發現自己扶不動他。蘭薩克什麼時候變這麼重又這麼高了?突然驚覺到蘭薩克長大了,艾兒紗心裡有點驚訝。

  「呃…我喝不下了…真的…咕…」

  「你在說什麼醉話?這樣被媽媽看到你一定又要挨罵啦!」艾兒紗急忙朝在不遠處的拉爾招手,正在跟拉爾說話的提亞看到了,連忙推著拉爾從人群那端鑽過來。

  提亞一見到蘭薩克迷茫的樣子,忍不住叫道:「又是亞伯大叔嗎?」

  艾兒紗無奈地看了一眼剛把蘿拉阿姨灌醉的亞伯大叔,點點頭。「拉爾哥,拜託一下,我搬不動他。」

  拉爾一把便將蘭薩克的手臂支在肩膀上,往領主宅走去。

  「提亞!來跟我們跳舞!」

  「來呀來呀!」

  牧牛的葛林兄弟笑著邀請提亞,艾兒紗發現拉爾的眉頭皺了一下。

  提亞轉過頭望著拉爾,似乎是把邀請的同意權讓給拉爾決定。揹著蘭薩克的拉爾嘴邊掛上微笑對提亞說:「去玩吧,我就回來。」

  提亞似乎有些不太情願地跟著葛林兄弟跳舞去了。艾兒紗跟拉爾默不作聲穿過熱鬧的人群,走進石造建築。

  「拉爾哥,蘭薩克的房間在這裡。」

  艾兒紗領路往二樓走,沉默的拉爾一聲不響地跟著,他揹著的蘭薩克還不時在嚷著奇怪的醉話。

  「拉爾哥,你喜歡提亞嗎?」

  拉爾差點把蘭薩克摔到地上。

  「我…我…」

  「提亞也喜歡拉爾哥喔!」

  拉爾雖然看不到走在前面的艾兒紗現在是什麼表情,但是他聽得出來艾兒紗在偷笑,拉爾的臉瞬間脹紅了。

  「哪…哪有。」

  「把蘭薩克放在這床上就好了,謝謝拉爾哥。」艾兒紗翻開床上的被子,好讓拉爾把蘭薩克搬上床,然後她細心地替蘭薩克脫下鞋子和外衣。

  「我是說真的嘛,提亞喜歡拉爾哥,拉爾哥也喜歡提亞,你們很相配呀!」

  艾兒紗一邊替蘭薩克蓋上被子一邊說,拉爾聽得出來這次艾兒紗話中的真誠。

  「我…可是…提亞那麼漂亮。」拉爾嘆了一口氣,「又這麼多人追求她。」

  「拉爾哥,你要知道,提亞喜歡的是你。」艾兒紗輕輕站起身,蘭薩克似乎睡著了。「你跟提亞告白了嗎?」

  拉爾慌張搖頭,「我!我哪敢?」

  「不快點的話,提亞會被追走的喔!」艾兒紗不高興地說,她扠起腰來瞪著拉爾,「明天一早去採一大把鮮花,然後在豐收女神前面當面請她當你的情人,不然我跟蘭薩克跟提亞永遠都不理你了!知道了嗎?」

  拉爾臉色煞白,「真的要嗎?」

  艾兒紗用力地點著頭,認真的表情讓拉爾感覺到她不是開玩笑的。

  「唔…好…」拉爾深吸一口氣,「我明天一早就去摘花。」

  「嗯!那現在快去把提亞從葛林兄弟那搶回來吧。」

  拉爾笑了,隨意擺手對艾兒紗表示再見和謝謝就衝出房門,像頭小鹿般輕快。

  艾兒紗微笑看著拉爾離開後,輕輕轉身,在蘭薩克床邊坐下。她伸手摸摸蘭薩克熟睡的臉龐,然後憐愛地撥弄蘭薩克如夜空般深黑的頭髮。

  「蘭薩克,以後你要代替我,守護在這領地上的一切喔。不管是土地、天空、樹木、河流、還是那些人們,你要代替我保護大家喔。」

  「然後呢?妳要去哪?」門外一個和藹沉穩的聲音響起。艾兒紗回頭,看見萊頓領主站在門口微笑著。

  「爸爸!」艾兒紗有些驚訝,她沒想到萊頓領主會聽到,她有些不知所措地看著萊頓走過來,坐在她旁邊。

  「蘭薩克醉了嗎?」萊頓看看兒子,發現他沉穩的呼吸中還帶著麥酒的味道,萊頓笑著搖搖頭,「又是亞伯,今年不知道他又要灌醉幾個人了。」

  「對不起,我應該看好他的。」艾兒紗語帶抱歉,萊頓卻摸摸她的頭。

  「男孩子喝點酒不算什麼,而且一年也才一次,不會因此而養成酗酒的習慣就好,更何況亞伯家的酒是我們拉頓領地的驕傲。」萊頓一邊說,一邊用手指節輕輕往蘭薩克的額頭上敲了一記,熟睡的蘭薩克夢囈了一句什麼,似乎在喊痛。「不過還是要處罰一下。」

  艾兒紗被萊頓的動作逗笑了,她指著自己的額頭,「我也沒有盡好姐姐的責任,爸爸處罰我吧!」

  萊頓看著艾兒紗,眼底透著深深的慈愛,「女孩子不能挨打的,更何況是我的寶貝女兒。剛剛聽到寶貝女兒說要離開拉頓領地,爸爸好傷心喔。」

  艾兒紗低下頭,心裡猶疑著要不要說出口,她在心底已經盤算了很久的計畫。最後,艾兒紗慢慢抬起頭,萊頓看到他的女兒眼中有著溫和的堅定。

  「爸爸,我想去環遊世界。」

  「好呀。」

  聽到爸爸如此乾脆的回答,艾兒紗反而愣住了。

  「真的嗎?我可以去嗎?」她不可置信,「我把繼承領地的責任丟著不管了耶?」

  「沒關係,蘭薩克很老實,妳不在的期間他會幫忙的。」萊頓眼裡充滿笑意,滿不在乎地說。

  「可是我有可能一去就是好幾年,也有可能死在外面耶?」

  「妳是西斯特家的人,妳這一生中一定會有一段屬於妳自己的冒險。」萊頓緩緩道,用一種似乎是在交代重要事情的語氣,「妳有這個血緣,妳有這個義務,要去闖一闖。我就是這樣回來的,也因此幸運得到妳媽媽的愛。」

  艾兒紗的眼神亮了起來,她急忙追問道:「爸爸是怎麼娶到媽媽的?我從來沒聽過!爸爸你不是只是一個皇室隨行醫官嗎?媽媽以前可是法羅奈的公主耶!」

  「是啊,這要從妳媽媽的一個惡作劇說起了…」萊頓正要說下去,卻被門外叫喚艾兒紗的聲音打斷了。

  「又是露西!她今天晚上一直在找我!」艾兒紗想聽的故事被打斷,很不高興,萊頓摸摸艾兒紗的頭,「可能妳媽媽在找你了,快去吧。」

  「那下次一定要說給我聽喔!你和媽媽的故事。」艾兒紗撒嬌地說,等萊頓笑著點點頭後,她才跑出房門去找露西。

  「艾兒紗小姐!終於找到妳了!真是糟糕!瑞尼夫人生氣了」露西看到艾兒紗急忙衝過來,氣急敗壞地喘著氣說,看來她為了找艾兒紗跑過很多地方。

  「怎麼了?發生什麼事?」損失了聽故事的機會,本來很不高興的艾兒紗看到露西的著急樣,也不禁擔心了起來。

  「夫人發現,妳把莫絲老師一個人丟在廣場就跑不見了!」

  「啊!!」艾兒紗這下真的慌了,「我我我忘了!」

  露西領著艾兒紗衝入響起震天歡呼的人群中,「夫人和老師剛剛在這長桌旁邊!快過來!」

  長桌前圍了一大群興奮的人們,他們爭相目睹著中間在歡呼著,露西和艾兒紗努力地往前擠,但是這堵人牆似乎擠到了一種密不透水的程度,也不知道大家是在看什麼,居然擠成這樣。兩人好不容易才到了人牆的最前方,卻被眼前的景象驚得呆了。

<琉璃天秤 第二章 待續>


創作者介紹

   波那達卡隘口

vesp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