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媽!老師!」

  瑞尼夫人像蘿拉阿姨和其他人一樣,被亞伯灌倒了趴在桌上昏迷著,但是罪魁禍首的亞伯居然倒在地上,呵著酒氣正呼呼大睡,手上還緊握著酒早灑了一地的空杯子。而人群的正中間,面無表情拿著空杯子的莫絲正接受著眾人的歡呼。

  「夫…夫人!」露西急忙攙扶瑞尼夫人,艾兒紗慌張地幫忙,莫絲放下杯子走了過來。

  「瑞尼妹妹醉了。」莫絲老師說,艾兒紗目露埋怨神色沒接腔,和露西一左一右扶著瑞尼夫人往宅子走去,莫絲跟在她們後面。

  歡樂的人群自動讓出一條路來,隨即又在她們身後緊緊閉上,不知道是哪個人起的頭,人群們開始唱起了「老波克醉倒在豬圈」的曲子,只是曲中的波克被快樂的眾人換成了亞伯。

  露西和艾兒紗吃力地扶著意識不清的瑞尼夫人,慢慢走著,莫絲老師靜靜跟在後面,艾兒紗心裡埋怨著亞伯大叔怎麼連媽媽也灌倒,而莫絲老師在一旁也不幫忙阻止一下,真是麻煩死了。

  「的確有點麻煩。我阻止也沒用。」身後的莫絲老師突然開口,艾兒紗嚇了一跳,腳步因此停下。莫絲老師剛剛說了什麼?

  「艾兒紗小姐!請小心一點!不要突然停下來呀!」露西哀號了一聲,連忙保持因為艾兒紗的急停而失去的平衡。

  「莫絲老師?妳剛剛說了什麼?」艾兒紗試探性地問,莫絲老師難道真的會用魔法讀出她的心思嗎?

  「先把瑞尼妹妹扶到房間。」莫絲的表情還是沒有變。

  艾兒紗感覺自己討了個沒趣,閉上嘴繼續扶著瑞尼夫人走著。

  這時前面有個人影擋住了艾兒紗和露西,靠著遙遠營火的反光下,艾兒紗認出來擋路的人是下午在路上遇到的怪老頭鄧肯。鄧肯常常做一些奇怪的事,大多數人都認為他有神經病,他沒有工作沒有土地,一個人住在樹林邊的小木屋中,卻不知道為什麼有很多錢。有傳言說他以前是個小偷,為了躲避追緝而藏身在拉頓領地,也有傳言指出他曾經是法師,所以瘋瘋癲癲的。但是不管是什麼傳言其實都不可信,因為領地上的八卦傳聞實在是比英雄史詩還要精彩萬分。

  被擋住路的艾兒紗耐著性子,對鄧肯慢慢說道:「鄧肯伯伯,請讓一讓。」

  鄧肯用長著各種怪瘤的木手杖敲了敲石板地,正經八百地宣佈道:「明天會下雨!我聞到雨的味道!」

  露西不耐煩嚷著:「怎麼可能會下雨?這個時節拉頓從來都沒下過雨的。快讓開啦!夫人需要休息。」

  鄧肯聽到露西的話,很生氣地用手杖擊打地板,發出很大的響聲,「就是會下雨!就是會下雨!」

  「一片雲也沒有下你個頭!你別在這邊瘋言瘋語了啦!」露西也生氣了,鄧肯擋著不走,兩個女孩子扶著一個大人實在過不去。

  「小貓變大貓!小狗變大狗!好人變紅眼!我聞到啦!我聞到啦!快逃啊!」鄧肯高聲喊著莫名奇妙的話,然後像是被自己的話嚇到一樣,慌忙地跑走了。兩個女孩面面相覷,對這怪老頭的行徑只有聳聳肩,然後繼續往宅子走去。

  莫絲靜靜看著鄧肯跑遠的背影,然後望向晴朗無雲,星光滿天的夜空,臉上露出憂愁的神色。

  格娜發現了艾兒紗她們,一把便將瑞尼夫人抱起來,嘴裡唸著怎麼喝成這樣等等抱怨的話,一邊往二樓走去,露西和艾兒紗跟隨到瑞尼夫人房裡,幫忙把瑞尼安置好。好不容易弄妥當,艾兒紗也累壞了,但是她不敢再忘記莫絲老師還沒休息,她吩咐露西照顧夫人完累了就去休息後,便下樓尋找莫絲老師。

  她沒花多少功夫,就發現站在星空下的莫絲。小小的身影看著天空,就那樣一動也不動著,彷彿有什麼東西吸引著她的視線,艾兒紗走到她身旁抬頭看,但是除了閃爍的星星和細得像鳥爪尖的月亮外,她沒看到其他東西。

  「莫絲老師,妳在看什麼?」艾兒紗抬頭找了半天,終於忍不住問。

  莫絲仍然繼續望著天空,「不知道。」她憂傷地說。

  艾兒紗對這個莫名奇妙的答案有點不滿,但是更加令她大惑不解的是莫絲表現出來的憂傷。

  這位客人從一見到面就板著一副臉孔,連說話也沒有抑揚頓挫,彷彿是個洋娃娃一般,這是艾兒紗第一次發現莫絲的感情波動,而且不知道為何,艾兒紗發現自己也不由自主地感到憂愁,像是染到了葡萄汁的圍裙,怎麼樣也無法把那股情緒抹去。

  「老師…妳在對我使用魔法嗎?」艾兒紗憂愁地問,她並不想憂愁地說話,但是心裡不知怎麼就是很沉重,這股不屬於自己的情緒壓在心頭讓她有些煩躁。

  莫絲回頭望向艾兒紗,面無表情,但是艾兒紗感受得到她的驚訝,莫絲水銀色的眼瞳盯著她,「妳感受到什麼?」

  「好像有事情要發生了的感覺,心底發愁。」艾兒紗皺著眉頭,試著想一些愉快的事情,但是她發現自己居然聽不清楚廣場上歡樂的人們為豐年祭高唱的歌聲,那些人們離她只有幾十步的距離呀。

  艾兒紗開始慌張起來,「老師,別再對我使用魔法啦!我真的很憂愁了,快解除吧!」

  莫絲握住艾兒紗的雙手,「不要抗拒,這不是我的魔法,去感受我所感受到的,這是妳的領地,妳對領地的感情會讓妳聽到領地想說什麼,別抗拒。」

  艾兒紗憂愁地看著莫絲的臉,「聽到領地想說什麼?領地怎麼會說話?」

  突然,天邊落下一道照亮天空的閃電,同時間震天的雷聲撼動了整個大地,艾兒紗被又急又響的雷聲嚇得跌倒在地上,她雙眼圓睜,不可置信地說:「真的要下雨了!?」

  莫絲依然雙手緊握著艾兒紗,「下雨?」她喃喃說著,「下雨…」

  艾兒紗發現壓在她心上的大石頭消失了,豐年祭的歌聲又吵得跟之前一樣,但是沒有人要避雨的樣子,廣場上仍然一片歡欣,還有些打算在廣場過夜的領民們繼續對豐收女神獻上麥酒。她站起身,突然意識到剛剛的閃電和打雷只有她一個人看到聽到。

  「莫絲老師?這是…」

  「不知道。」莫絲放開手,「妳的領地在哭,我不知道她為什麼哭。她不說。」

  艾兒紗聽得一頭霧水,領地在哭這種話好像只有鄧肯這種瘋老頭才會講,因為它荒謬的程度就像是牛會跳舞、石頭走路一樣。「我糊塗了,老師你可不可以說清楚點?我剛剛為什麼又會看到閃電、聽到打雷?」

  莫絲面無表情,又抬起頭看天空,「要是連妳都不知道,我也不會知道。」

  艾兒紗迷迷糊糊從床上坐起,她昨天晚上太晚睡了,結果弄得自己腰酸背痛。她瞄了一眼窗戶,照進房間中的天光還未透亮,艾兒紗猜想現在大概還是清晨時候吧。

  艾兒紗捏捏自己的肩膀,想要減輕一些睡眠不足帶來的不適,一邊在心裡抱怨著昨晚都是莫絲不肯睡,又不肯透露她到底在做什麼,結果就只好呆呆陪她看了一整晚的星星,搞得現在整個人不舒服。

  雖然她還是搞不懂昨天晚上為什麼會聽到打雷,但是花了一整晚陪默思思考這個問題已經讓她厭煩,她從腦海中揮去這些疑惑,一邊穿好衣服一邊想著去看看蘭薩克。

  蘭薩克的房裡沒有人,一大清早不知道他跑到哪裡去,艾兒紗猜想他或許醒來餓了去找東西吃,於是往廚房找去,但是除了一大堆待洗的碗盤之外,廚房空蕩蕩的,艾兒紗才想起來桌椅鍋瓢都在外頭的臨時廚房了。

  艾兒紗踱步到外頭,清晨的冷空氣讓她精神一振,廣場上的人散去不少,但是還是有許多小伙子還在營火旁邊輪流哼著歌,昨晚醉倒的人都被各自的熱心鄰居扶回家去,廣場卻沒有杯盤狼藉的情況,拉頓的居民是熱心的,每個參加宴會的人也同時是整理場地的人,而從臨時廚房的方向已經飄來了陣陣粥的香味了。

  艾兒紗看到格娜和兩個大嬸正在熬粥,她愉快地大聲招呼著:「格娜!早安!」

  格娜抬起頭,也很高興地回答:「艾兒紗妳醒了呀!粥等等就可以吃了,再熬一下。」

  「謝謝!」艾兒紗左右張望著,「格娜有沒有看到蘭薩克?」

  「嗯?沒有看到耶,妳去問問營火旁那些人,說不定他們知道。」

  艾兒紗點點頭,轉身朝營火走去。七八個人其實並沒有全部醒著,有兩個人搬了兩張長凳並在一起,就在凳上睡著了,其他人似乎也睡意頗濃,但是興致仍然像旺盛的營火一樣熱烈,他們一看到艾兒紗走過來,便高興地邀請她加入接唱歌謠的遊戲。

  「艾兒紗!一起來吧!」獵戶薩伊的兒子叫道,家裡是牧場的維奇也開口:「對呀!妳快來接拉爾的缺!他剛剛說有事情要忙,居然溜掉了!」

  艾兒紗微笑著搖搖頭,「我在找蘭薩克呢,有沒有人看到他呀?」

  「蘭薩克?他昨天不是被亞伯灌醉了嗎?」葛林兄弟的哥哥說,葛林弟弟接著講,「是啊,後來亞伯又灌倒了四五個人呢!」

  「那又怎樣?最後還不是輸給外地來的小女孩?」種麥的巴比笑道,此話一出,眾人都笑了起來,又有人開始唱起那首取笑亞伯的歌,其他人高興地又附和著唱了起來,艾兒紗想起昨天亞伯倒在地上呼呼大睡的樣子,也忍不住笑出來,亞伯可是自吹自擂地號稱打出生以來就是喝酒長大的,在昨天之前還真沒有看他醉過,但是昨天他這一倒,一定會成為領地上的好故事。

  「那小女孩像是個精靈呢,全身白得不像人。」維奇說道。

  「她是我媽媽從法羅奈請來的魔法老師,她叫莫絲。」艾兒紗的回答讓所有的人都驚嘆不已。

  「原來她會魔法!」

  「魔法老師耶!好厲害!」

  「我還沒有看過法師呢!」

  「法師的年紀這麼小嗎?」

  「魔法老師莫絲!我知道有一首歌可以形容她。」家住在領地邊緣的基爾站起來,開始唱道:

<琉璃天秤 第二章 待續>


創作者介紹

   波那達卡隘口

vesp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