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一般的臉
  冰一般的眼
  嘆一口氣水就不流
  她是白龍的聲音
  雲一樣的髮
  月一樣的顏
  說一句話風就停留
  她是白龍的身影

  「還真的很像她的形象呢。」艾兒紗拍拍手讚道,「你從哪學會這首歌的?這曲調好特別。」

  基爾被一稱讚,不好意思地摸摸頭說:「這是我外婆教我的,她還說了一個滑稽的小故事,講一隻公雞過橋。」

  「說故事說故事!」

  「說吧說吧!」

  「不好聽不准你吃早餐!」

  「基爾童話集,哈!」

  眾人此起彼落的叫好聲和吐嘈聲,被基爾清喉嚨的聲音給止住了。基爾控制住場面後,有點得意地開始講起故事。

  「從前有一隻小公雞,在太陽下山後才匆匆回家,牠左手拿著火炬過獨木橋時,蚯蚓教牠張開雙翼,好維持平衡。快要過完橋時,牠右邊的翅膀被魚跳起的水花濺濕,於是右邊變重了,牠只好拍動左邊的翅膀維持平衡,結果火星掉到翅膀上燒著了,牠嚇得跳到地上打滾,結果右邊的白羽毛全部都沾到泥巴了。牠全身髒兮兮地回到家裡,被小母雞數落了好多天。」

  聽完故事後,眾人哈哈大笑,艾兒紗忽然想起自己還沒找到蘭薩克,於是告別眾人又回到宅子去。

  她經過書房,瞥見瑞尼夫人坐在書桌前,正做著筆記,書桌上燭光亮處,正是之前看到的那個銀杯子。艾兒紗好奇地喚了一聲,

  「媽媽,睡得好嗎?妳在忙什麼呀?」

  瑞尼夫人抬起頭,一見是女兒,便招招手示意她過來。她拿起杯子遞給艾兒紗,艾兒紗接過輕如鴻毛的杯子,她不想讓瑞妮知道她有偷看過,於是假裝拿著杯子仔細觀看,還不忘面露驚訝的表情。

  「這杯子好輕呀,是什麼做的?」艾兒紗問。

  「應該是羽鋼。據說是用七億根羽毛磨成粉,加入用羽毛為燃料所溶的鐵液中,在經過複雜的程序所製作出來的材料。羽鋼一直都只是個傳說,連我都沒有見過真正的羽鋼。如果它真的是,那麼一定價值連城;就算不是,這種質料、這種手工,也不是一兩年的領地稅收就可以抵的。隔壁領地為什麼送這麼貴重的禮物?」瑞尼夫人揉揉太陽穴,似乎昨晚的酒醉仍然讓她的頭有些痛。

  「媽媽,這邊的飾紋好像是釀果匿文?」艾兒紗就著燭光才發現,杯緣有一圈看起來像是花紋的裝飾其實是釀果匿的字母。

  「是呀,我有記錄下來。妳會唸嗎?這句能語很簡單,妳要是不會就該打屁股了。」瑞尼繼續揉著頭,閉著眼睛說。

  艾兒紗仔細地觀察著那串文字,「唔…我看看…它變形得很厲害…不過…可以…辛辛、茲、利利咕、吐。」

  一唸完,艾兒紗的腦海中突然閃過打雷閃電的影像,還清楚地聽見了大地嗡嗡哀鳴的聲音,雖然只是一眨眼的時間,卻讓艾兒紗嚇出了一身冷汗。

  「會下雨…」

  艾兒紗的嘴唇不自主地吐出這句話,瑞尼則是逕自拿走杯子放回盒子中,輕輕敲敲艾兒紗的額頭,「哪有收穫的時候在下雨的,妳難道忘記這時候領地只能靠河水和井水生活嗎?就會胡說八道。」

  瑞尼合上筆記,扶著頭說:「我頭還在痛,去睡一下。沒想到今年的麥酒這麼烈。」

  艾兒紗眨眨眼,確定自己是在書房裡。為什麼又看到幻覺?這是代表什麼意思?艾兒紗甩甩頭,暫時把這問題放到一旁,把瑞尼夫人扶起來。「要不要叫妳起床呀?還是我吩咐露西去叫妳?」

  「不用了,我躺一下就好。」瑞尼夫人突然想到什麼,「對了,我忘了說,那個杯子是昨天早上索德領地的領主,彼得‧杉朵男爵送給妳的。但是這麼貴重的東西我們不好收下,妳去問問爸爸我們是要送個回禮,還是直接退還禮物。」

  「好,爸爸在哪呀?」

  「他昨天晚上沒有睡,一早又不見人影,應該是跟警備隊的人去巡領地了。豐年祭大家都在廣場,警備隊的人都得要特別注意小偷闖空門。」瑞尼嘆了一口氣,似乎頭痛得厲害。「真受不了,我去睡了。」

  艾兒紗目送瑞尼夫人離開,她看看桌上的筆記和裡面有杯子的木盒,忍不住思考著媽媽提出的疑問,還有剛剛念出水的能語時,心裡所看到的幻影到底是什麼。她想到昨晚莫絲奇怪的舉動,於是決定今天一定要問出什麼來,便一邊這樣想著一邊往莫絲房間走去。
還沒走上樓梯,艾兒紗便聽見大門口鬧哄哄的聲音,她轉身看去,前廳中有好幾個穿著厚皮背心,手臂和腿綁著簡單護具的男人們有說有笑地走了進來,帶頭的人是萊頓,看來巡邏很順利的樣子。

  艾兒紗跑向萊頓,高興地撲在爸爸身上,「爸爸!聽說你都沒睡,累不累?」

  男人們一邊卸下護具,一邊聊天,獵戶薩伊拍拍萊頓的肩膀笑著說,「有女兒真貼心,我也想要有個可愛的女兒。」

  萊頓捶了薩伊胸口一拳,笑著說:「跟你老婆說才有用吧!」

  幾個男人聽到對話都笑了,艾兒紗被間接稱讚,高興得臉紅了起來。

  萊頓一邊脫下護具,一邊問艾兒紗,「怎麼今天不多睡一點?難得這幾天不用上課不是?」

  艾兒紗嘟著嘴,抱怨道:「還不是新來的那個莫絲老師,昨晚一直不肯睡覺要看星星,我怕被媽媽罵說沒招待好老師,只好陪她看到半夜。結果睡也沒睡好,早早就醒了。」

  萊頓拍拍她的背,安慰道:「那現在去多睡一點。蘭薩克呢?」

  艾兒紗才想起來她還沒找到蘭薩克,「對喔!我找了他一早上了,都沒見到他人,好怪。」

  「一大早他會去哪裡?不會到蘋果園去玩了吧?妳等我一下。」萊頓把脫下的護具遞給負責整理的隊員,然後轉身拍拍手,本來聊天聊得很高興的眾人一下子靜下來,等待著領主的指示。

  「各位辛苦了,一直到下次執勤時間之前,就請各位好好地放鬆休息。現在早餐已經準備好了,大家到營火旁邊吧。」萊頓說完,眾人應和了數聲,然後就魚貫往大門口走出。

  「爸爸,今天…會下雨嗎?」艾兒紗有點遲疑地問。

  萊頓轉過身,看著艾兒紗的表情帶著疑惑,似乎對她為什麼問這個明知答案的問題感到奇怪,但是萊頓還是認真回答:「今天泥土很乾,空氣也不濕潤,河裡的水流不大,天氣晴朗無雲,看起來跟平常這個時節的天氣一樣,應該不會下雨。」

  艾兒紗放心地點了點頭。果然只是奇怪的幻覺,說不定是自己想像力太豐富了。

  樓梯有人走下來的聲音,艾兒紗回頭一看,原來是莫絲老師。她拉拉萊頓的衣襬,示意他看看,悄聲說:「那就是新來的魔法老師喔。」

  萊頓看到莫絲老師竟然是個小女孩的樣子,也楞住了。他小聲地問艾兒紗:「她是個小孩子吧?雖然是穿著法師袍沒錯…」

  「沒錯沒錯,雖然人很怪,但是真的會魔法。」艾兒紗不待莫絲老師走近,便朝她迎上前去,「莫絲老師早安!跟您介紹一下,這位是我的父親,也就是拉頓領地的領主,萊頓‧西斯特先生。」

  莫絲面無表情地抬頭看看萊頓,「領主先生,你好。」

  萊頓微笑著微微彎腰,熱情地和莫絲老師握手,「莫絲老師,還喜歡拉頓嗎?」

  莫絲老師回握住萊頓的手,水銀色的眼瞳靜靜盯著萊頓,萊頓突然沉默了,然後突然好像被燙到般急忙放開莫絲的手,他的視線就像是被莫絲的眼瞳吸住一樣,一直看著莫絲,但是卻下意識地後退了半步。

  艾兒紗被爸爸和老師突如其來的動作驚嚇到,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這個情況一直到莫絲開口才結束。

  「領主先生,知道了嗎?」

  萊頓臉上的驚訝轉為柔和的了解表情,他緩緩點頭,「我知道了。如果真的是如您所說,我一定會遵照您的指示。」

  艾兒紗一頭霧水地目送莫絲老師從大門離開的背影,她摸摸萊頓的手,「剛剛怎麼了?莫絲老師做了什麼?爸爸你會痛嗎?」

  萊頓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我只是被毫無徵兆的心靈傳訊之類的魔法嚇到,莫絲老師根本沒有唸咒語就可以隨意啟動魔法,我只有說佩服。」

  「心靈傳訊?莫絲老師果然會偷聽別人在想什麼的法術。」艾兒紗嘟著嘴,心裡想著昨天晚上莫絲老師一定有偷窺她的心思,才會知道她正在埋怨莫絲老師沒有阻止瑞尼夫人被灌酒的事情。

  「我有很多事情該做。艾兒紗,妳今天不要離開房子,聽爸爸的話。」萊頓說完隨即大步往大門走去,艾兒紗追了過去,「等等呀!爸爸,莫絲老師用心靈傳訊跟你說了什麼?」

  萊頓轉過身,表情嚴肅,「今天會有事情發生。」

<琉璃天秤 第二章 完>


創作者介紹

   波那達卡隘口

vesp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