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來是挾持者的男子現在竟然面朝下趴著,艾兒紗一腳踩在男子背上,兩隻手分別反扣著男子的手腕,男子痛苦哀叫著,「輕點輕點哎呀呀呀呀!」

衛兵們一湧而上,男子馬上被五花大綁,然後由七八個衛兵簇擁著往走廊深處離開了。

史黛拉滿臉涕淚跑過來,緊緊拉著艾兒紗的手,「公主殿下!您嚇死我了!幸好您沒事!」

艾兒紗斜睨著眼看看史黛拉,然後瞪著急沖沖跑來的衛兵長,衛兵長被艾兒紗一瞪,腳步急停,冷汗直流,臉色僵硬地朝艾兒紗敬禮。

「下屬保護不周!罪該萬死!」

看著艾兒紗朱唇微啟,衛兵長硬起背脊準備挨罵。

「剛剛那個人是海盜嗎?」

原本以為公主開口是要他人頭落地,沒想到卻是語氣稀鬆平常的一句問話,衛兵長吞著口水,恭敬答道:

「此犯乃騷擾海濱居民之罪魁禍首,日前緝拿到案,將於明日審判。」

海盜?雖然艾兒紗沒有看到那個男子的臉,但是感覺起來他並不是個會燒殺擄掠的傢伙,為什麼會有這樣的感覺,艾兒紗自己也說不上來。

「我要看看他。」

艾兒紗逕自往剛剛衛兵們架走海盜的方向走去,史黛拉和衛兵長連忙阻止,但是艾兒紗的眼神一轉,他們竟然被艾兒紗的視線震懾得無法回話。

「以下犯上,後果好自為之。」艾兒紗輕描淡寫的語氣,讓衛兵長背脊發涼,史黛拉更是驚詫不已,她無法相信這位假公主的威嚴氣質,竟然比真的伊拉斯公主還要讓她害怕,明明這些話都是自己教她的呀!

艾兒紗在衛兵長的帶領下,找到了又被關入大牢的異國男子,艾兒紗揮揮手趕走了所有看守的人,堅持要留下來陪艾兒紗的史黛拉也被她轟走,等所有人都退下後,艾兒紗才探頭觀察牢裡的黑髮男子。

他似乎被毆打過,正瑟縮在陰影裡動也不動,艾兒紗看到他背後一條條的鞭痕,突然覺得自己做了錯事。她不顧崩得老緊的馬甲爆開的可能,蹲了下來朝男子輕輕喚著。

「你叫什麼名字?你醒著嗎?真對不起,痛嗎?誰打你,跟我說,我降他職。」

男子似乎聽到了,他呻吟著坐起身,「是公主啊。」他搔搔頭,表情像個頑皮的大孩子,「妳抓得我好痛,妳真的是女人嗎?」

艾兒紗生氣了,「這什麼話!我當然是!你才不是男人咧!」

「管他是男人女人,」異國男子睜著黑碌碌的眼瞳,「反正我現在又變成犯人了。」

艾兒紗頓時洩了氣,他會被抓回去都是她的功勞,這點艾兒紗不能否認,也覺得很抱歉。

「你為什麼會被抓進來呀?」艾兒紗抱著膝蓋蹲著,根本不管蕾絲裙襬都被濕答答的地面弄潮了。

「這要問妳的兵,我根本不知道,」男子嘆一口氣,「我們商船被港口騙了,不但拿不到錢,我們的貨物還被押在倉庫裡,我只好回巴別找人來幫忙取走被騙的貨物,結果卻被形容成海盜。」

異國男子越說越生氣,他站起身來,「我的船員和朋友都被抓走了,大陸人不但要課我買賣稅,還要我付拘役金,可是買賣根本沒做成,而當我所有的錢都用在把大家贖出來後,他們居然把我抓進來!」

艾兒紗根本沒想到事情會是這樣,她又繼續追問:「那為什麼會有海角堡攻陷事件、還有烏米村掠奪事件?那些都不是你們做的嗎?」

「真好笑,海角堡根本就是我們蓋的燈塔,他們大陸人隨意進佔,我們只不過想進去補給就被攻擊了!烏米村掠奪事件,我怎沒有聽說過?難道是說上次我們去烏米村做完買賣,他們房屋就燒起來的事情嗎?根本就是他們自己煮東西不小心吧!」

艾兒紗聽得一楞一楞,她不認為眼前的男子是在說謊,但是她又無法懷疑諾曼議長,腦袋一片混亂的她已經分不清究竟什麼是事實了。

「妳長得蠻漂亮的嘛,看起來是像個女人。」黑髮男子走近艾兒紗,語氣輕挑,「公主可以告訴我芳名嗎?好讓我上斷頭台前也有個什麼可以回味。」

黑髮男子走出陰影,火炬的光芒照耀在他臉上,艾兒紗抬起頭看著男子亮橘色的輪廓,竟望得呆了。

「蘭薩克

艾兒紗眨眨眼,不對,眼前是一張成熟男子的臉,雖然烏黑的亂髮、孩子氣的神情,都像極了她心愛的弟弟。像極了。

「妳叫蘭薩克?好巧!我叫凡薩克,我們的名字唸起來好像!」凡薩克滿臉歡喜,快樂得似乎是遇到了多年不見的朋友

「不不是,我叫艾兒紗,艾兒紗‧西斯特。」艾兒紗回過神,僵硬地說。

凡薩克拉拉破損的褲子,隔著鐵欄杆跟艾兒紗對坐,「艾兒紗,美女的名字。」凡薩克嘻嘻笑了,「要是再溫柔一點就更好了。」

「你!」艾兒紗狠狠瞪著凡薩克,但是她一看到凡薩克滿是淘氣的黑眼睛正無辜地望著她,不知怎麼氣就消了。

「艾兒紗,謝謝妳。對不起。」凡薩克說,眼神黯了下來,「雖然我是無辜的,但是我不應該挾持妳,這不是我們海島人的行徑。」

艾兒紗搖搖頭,「沒關係的,蘭凡薩克,你放心,」艾兒紗站起身,「我會救你出去的。」

凡薩克猛抬起頭,卻只看到艾兒紗的曳地長裙消失在轉角。

 

艾兒紗,妳在哪裡?妳為什麼哭?

我看到蘭薩克了。莫絲,蘭薩克死了嗎?他真的死了嗎?

靜下來,妳問問妳的心,不要哭,我就來了。

當莫絲跑到客房裡時,卻發現史黛拉被鎖在起居室外,史黛拉看到莫絲,抱怨地說:「公主學得越來越像了,她竟然學起公主不吃東西啦!」

莫絲揮揮手要史黛拉退下,但是史黛拉搖搖頭,「我奉命要照顧公主殿下,不能離開。」

史黛拉的態度讓莫絲轉了轉眼神,她似乎在想些什麼。

臥室的門突然開了,莫絲像貓一樣閃了進去,在史黛拉回過神前門又關了起來。

莫絲一進門,眼前是面無表情的艾兒紗,她雙眼無神地看著莫絲,彷彿又回到了那個夜晚。

莫絲走到梳妝台前拿了一面鏡子,放在艾兒紗面前,「看看妳,妳的臉比我那時還糟糕。」

艾兒紗點點頭,「妳那時真的是臉臭到極點,不過我現在看起來的確更慘。」

好啦,別哭了,妳的心如果碎了我也活不成。

艾兒紗抬起頭望著莫絲。

他好像蘭薩克,我似乎看到了長大了的蘭薩克。我沒有辦法忘記那個眼睛。我想救他。

妳真忙碌,一下子要扮公主,一下子要劫囚,妳的生活一直都這麼多采多姿嗎?

我希望我能回到以前平淡的生活。真的好希望。

快了,我已經查到霍華德那傢伙想要妳做什麼了。來吧,幫我做個試驗。

莫絲興奮地拿出一個很厚的皮捲軸,她把捲軸展開在地上,然後折一個銳角繼續舖,又折了一個銳角後又舖,最後長長的捲軸在客房的地毯上構成了一個五角星型。

「來,妳站這裡,妳是連結,」莫絲把艾兒紗拉起來,站到星星的其中一個角,「我是施術者,要站這裡。好,我要說明一下,我要利用妳心中的粉紅色作為連結,好查看霍華德那傢伙在搞什麼鬼。」

艾兒紗雖然不很了解,但還是決定乖乖站著,莫絲雙手平伸,開始唱起怪異的曲調。

一曲唱罷,兩人靜待許久,「莫絲?該不會失敗了吧?」

「我不知道,我是第一次使用這個魔法,我再試一次。」莫絲煩惱地說,「最近的魔法物品品質越來越糟糕。」

第二次似乎成功了,五角星型的正中間出現了兩個身影,雖然有些模糊不清,但是還是看得出來其中一個是諾曼議長。

「軍火回扣的趴數談定了嗎?」諾曼議長對另一個人說。

紫色頭髮的人點頭,「等預算一通過,會馬上送上謝禮,其餘的金額得看議會通過多少預算。」

諾曼議長滿意地笑了,他伸出手要跟紫色頭髮的人握手,對方卻轉過身,諾曼議長的笑容僵在臉上。

「為什麼要扯進一個無辜的少女?」紫色頭髮的人聲音有些不滿,「你去哪裡找的犧牲品?」

諾曼議長聲音隱著些微怒氣,「這是我的事,她是一個有力的政治工具,有了她,我就可以左右民意。」諾曼議長突然眼露凶光,「雅追,你最好別管假公主的事。不然我們的合作到此為止。」

被喚做雅追的男人回過身,臉上帶著嘲笑般的表情,「知道這麼公主好用,你為什麼要殺掉伊拉斯呢?」

兩個人的身影倏地消失,莫絲訝異地叫了起來,「哎呀!還沒看完啦!連結、連結斷了!艾兒紗!」

艾兒紗低垂著頭,不發一語,莫絲卻明顯地從她的心裡,感受到一股不可抑止的怒氣,如海嘯般席捲而來。

 



<琉璃天秤 第五章 完>


創作者介紹

   波那達卡隘口

vesp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