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早媽咪打來,最後因為我的回答而憤怒地掛了電話,
我也覺得很無奈又生氣...

角色很多,
需要負擔的義務就開始有了先後次序,
過年的假期也就這麼幾天,
要回娘家、去高雄、去善化,
回桃園還要幫著婆婆辦一桌年菜。
我覺得,
我還沒磨練出同時當一個媳婦和妻子和女兒和孫女和外孫女的能力。



我厭惡過年。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vesper 的頭像
vesper

   波那達卡隘口

vesp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