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不管在哪個方面都在進行轉換,
這兩天才像是泥水池塘終於慢慢沉澱下來,
讓人漸漸能窺見池底,
但那沉底的,鬆軟虛浮的泥流,
什麼時候又會因一陣細雨而被輕易打散,
誰也沒個把握。

本來沒心情寫些什麼的,
還得要交個會議紀錄給政大,
還得要辦許多手續,
還得振作一下一晚沒睡的萎靡精神,
但今天一進公司就看見哭紅眼睛的CoCo,
忍不住也跟著難過起來...

誰能料世事,
佛已脫紅塵。

常云,盡人事,聽天命,
一句話道盡人的渺小,
雙手能做的實在太少,
而自己想要的也不是金山銀山,
只是一點點幸運和幸福,
但有時,
連這樣也是種不可能的奢求。

能做的,已經做到能力所及的最好,
「剩下的,交給醫生和天吧。」
CoCo攤開手中的面紙輕壓泛紅的眼角,
用虛弱的,勉強的微笑對我說。

我只能點點頭,
毫無根據的相信事情一定會好起來,
只要盡了力...

一定會好起來的。一定。





      並非想欺騙自己...
      而是如果不這樣相信著,
      或許,真的會撐不下去...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vesper 的頭像
vesper

   波那達卡隘口

vesp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