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Jun 23 Fri 2006 20:25
  • 初衷

  「親愛的,在決定之前,別忘記妳的初衷。」

  「初衷?『什麼時候』的初衷,
   才算是最開始、最真切的想望?
   人一直都是在改變的,
   所以每一次的願望,都同時是初衷,也違背了初衷。」

  「初衷,意味開始時的期望,
   所以任何事情開始之際,
   在那時許下的願望,就是初衷。
   就算人一直在改變,
   但轉頭看看:
   在那個一切都還在最純粹、最起始的時間點時所渴望的,
   不就是最單純的希望?
   不就是初衷?」

  「所以,以你的邏輯,
   初衷是有可能互相違背的;
   試想:
   一個嚮往自由的的人選擇了公務員為職,
   那麼他自由的初衷與成為公職的初衷必有矛盾。」

  「衡量與取捨本就是人生的課題,
   不論有無違反初衷,違反願望,
   當下所做的決定都是自己所選擇的,
   所以這又是另一個問題了。」

  「不,初衷只不過是一個理想目標,
   它跟理型一樣虛無飄渺,
   也可以說它是另一種理型,
   忘了理型吧,
   『存在』才是真正需要被思考的真實。」

  「追求真實是人類的自然渴望,
   你無法停止追求一個問題的答案、
   一條河的源頭、
   一件事情的真相,
   因為你的基因促使你如此做,
   人類本身就是為了追求真實而生,
   而『理型』便是事物的最終型態,
   最真、最美的純粹,
   也是人類最終的渴望。」

  「或許我用錯了詞,
   真實並不足以代表我想表達的意思,
   摸得到、看得見、感覺得到,
   這才是我所想講的所謂的『真實』,
   屬於『存在』的『真實』,
   初衷只能作為參考,
   無法成為標準,
   因為現實總是能強過理想,
   尤其是我們所處的這個資本主義社會。」

  「抱持初衷,才會有正直的方向,
   要是偏著走,
   最後不是回到原點,就是離了大路,
   理想不只是要去被追求的,
   它的存在使人類不至於迷失,
   甚或是裹足不前。」

  「當只有一個方向時,或許不容易迷路,
   但當有了三個方向時,
   該怎麼作?
   評估情勢,選擇道路,
   然後重新定立...」

  「另一個初衷。」

  「是的,另一個初衷。」

  「所以初衷是必要的且必須被自己所尊重的,
   在每個階段都可以以此審視自己的成就。」

  「正好相反,所以初衷是不必要的,
   它的矛盾性與非實用性大到可以忽略它。」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vesper 的頭像
vesper

   波那達卡隘口

vesp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vesperni
  • 太久沒寫了阿阿阿阿(打滾)<br />
    原本我只是想換一下五百字自介的,<br />
    不知怎麼的就跑出這一篇不著邊際的話了啦~~(跑走)
  • 悄悄話
  • KILHI
  • 一個嚮往自由的的人選擇了公務員為職,<br />
       那麼他自由的初衷與成為公職的初衷必有矛盾。」<br />
    <---讓我覺得這是我的處境<br />
    但是話說回來<br />
    我也沒有這麼愛自由到只能生活在不斷旅行的日子<br />
    所以我只能解釋說<br />
    自由的理想限度與現實的工作<br />
    還是有平衡點的<br />
    <br />
    初衷阿!<br />
    內心一開始熱血的東西<br />
    跟最後還在熱血的東西是一樣的話<br />
    那就叫保持初衷了<br />
    不然就只能解釋為變心了而已吧!<br />
    <br />
    這樣好不好只有自己決定囉~<br />
    <br />
    <br />
  • corif
  • 每當過多的策略,顧忌,質疑讓我陷入瞻前顧後,進退不得的<br />
    窘境時,我都會要自己回頭審視自己最原初的目標與動機.<br />
    我這麼做是為了什麼?我的目的是什麼?說起來很好聽,其實<br />
    也不過只是用來斬斷些什麼的手段,"這個想法看起來很棒,<br />
    這樣做應該沒錯,但和我想要達到的目標沒有關係,甚至背<br />
    道而馳",只要能這樣告訴自己,就能試著放棄某些捨不得放<br />
    棄的東西.<br />
    不過這從來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 vesperni
  • 精靈,我這邊說的公務員原本就是說妳呀XD<br />
    下筆的靈感來源:P<br />
    不過妳也達到一定的平衡呢,<br />
    佩服啊~<br />
    <br />
    克里夫,我想初衷存在的意義就是如此,<br />
    但是我也覺得,或許因地制宜,因時所趨,<br />
    當時的初衷再也無法被達到或是已經失去為它努力意義時,<br />
    那麼初衷的存在反而是可笑的,讓人無法突破的,<br />
    或許在比較之下,被放棄的是初衷也不一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