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是依照算命的說法,
應該是會稱為「耳根子軟」,
如果是照一般人的講法,
應該是「容易買通」...


===== 其一 =====

為什麼會成為奇幻基金會的終身義工,
其實只是因為一句話。

那時,奇幻基金會尚未成立,
朱大步履維艱地辦著一場一場演講會,
踏實地藉著魔戒小說的銷售推廣奇幻,
事情就發生在某一次的演講會上。

演講會後,我拿著難得的初版魔戒小說請朱大簽名,
順便(其實是主要目的,只是偽裝成順便)請問了他對「妖精酒吧」的感想,
「妖精酒吧」是我參加第三波第二屆奇幻文學獎的作品,
當時也得了第二名,而朱大正是評審之一。
因為自己知道在眾多參賽文中,要讓自己的作品出線實在是很困難的事情,
更何況是一個只是第二名的作品,
所以對於朱大對此作品的印象並沒有抱很大的期望,
但是朱大卻給了我一個讓我甘願為他賣命的答案,
「那部作品在我心中是第一名。」
雖然這句話在評審感言中已經看過,
但是親耳聽到的那種震撼實在是無法比擬,
朱大還記得那麼久以前的事情呢(...感動淚)!
當下就心甘情願地成為永不超生的地獄眾了。


===== 其二 =====

「小凡是地下城的支柱。」

就是這句話,讓我投身地下城而不自拔,
也是讓我願意讓自己跟成主一樣燃燒成核心以聚集城眾的原因之一,
可能是豐嘉講的吧,總之我忘了,
似乎好像不只一個人說過就是,
不過我知道每次都達到了催眠的效果。

地下城是歸所,
地下城是療傷的地方,
地下城是補給的港口,
也是友情的精神聖地。

背舉地城拱樑,千年不移分毫,
久而成石亦無悔如初,
張目笑看繁榮來去,成就始終之誓言,
為地城,為城眾,
為自心之榮譽,為自私之想望,
以一生為界線,守護紅幔木盾獨角獸。


===== 其三 =====

意外離開中研院後,一直和學姐學長們有著聯絡,
一方面是拜方便的MSN之賜,
另一方面是我跟學姊就住在同一個社區,
有事情互相照應很方便。

某天早上臨時有事,
跑到後棟的學姊家敲門未果,
想是到中研院上班去了,
於是開車追去中研院,
卻發現實驗室中只有俊雄學長一人,
聊了一會兒,等待許久之後還是未見學姊,
只好硬著頭皮求助學長,
結果果然當場嚇到學長了OTZ...

後來隔天深夜,收到俊雄學長寄來的MAIL,
信中寫到:
「不要客氣,畢竟你是大家的小師妹。」

看到這句的當時,心情感動激盪不已,
因情誼不是藉著這一句而建立,
而是藉著這句而體會到情誼之深厚強大,
認知到自己其實有多麼富有,
感謝已經沒辦法表示對學長姐們的感覺了,
有可以牽掛的對象和地方,就是對自己多一層存在的理由,
我由這裡終於發現,這是我的生存之道。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vesper 的頭像
vesper

   波那達卡隘口

vesp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unwar
  • 通常所謂的支柱,只是因為長得高,頭比較容易頂到罷了,跟耳朵應該沒啥關係...
  • 哇~unwarㄧ語道破!<br />
    果然是因為太高所以頂到天花板所以變成支柱~真是有道理XD<br />
    <br />
    也有很多朋友也是以小凡為支柱阿!
  • vesperni
  • 囧...<br />
    <br />
    高也是一種錯誤嗎OTZ...
  • wugwwen
  • 是的~<br />
    妳是支柱~<br />
    <br />
    請妳抱起你的Keyboard(雖然妳嫌她low)<br />
    請記憶起....<br />
    因為妳的一話 大家投入的無名Band<br />
    (Vocal其實很想拿Mic,但是卻抱著Guitar)<br />
    <br />
    嗝‧Lazy
  • vesperni
  • (大囧)<br />
    我我知道了啦Q_Q~<br />
    (翻找老師寫給我的和絃重背...)
  • nonapha
  • 司馬遷《報任安書》:「何則?士為知己者死,女為悅己者容。」<br />
    一句肯定的話,值得赴湯蹈火.<br />
    <br />
    上面空氣很稀薄,支柱不要缺氧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