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概真的如精靈所說的吧,
季節交替的時候心情會很糟糕,
我不知道我是不是在某些心境上,
不知不覺改變了,
但是隱隱中惶恐的感覺,自己知道並不是空穴來風杞人憂天,
我在害怕。

一無所有的人不怕死,
因為了無牽掛,
沒有開始的人不怕結束,
因為沒有歷程,

我在害怕什麼呢?
雖然不願細想,
但自己知道我在害怕盡頭。

擁有了,便患得患失,
那為何要收下呢?
說不定失去後,
就成了無敵的角色了。

一個人沒什麼不好,
只是有點寂寞,
兩個人沒什麼不好,
只是害怕分離,
三個人沒什麼不好,
只是必須守密,
四個人沒什麼不好,
只是有些複雜,
五個人沒什麼不好,
只要犧牲一個人就可以了,
一群人沒什麼不好,
只是在一起時的快樂會放大孤單時的寂寞。

要是不那麼幸福,
就不會不習慣不幸福了,
就是因為之前太過奢侈,
節儉度日時才會有這麼多痛苦。

但是我想要幸福,
我想當小暖爐。

雖然當大家的太陽,
我會比較快樂,
也會比較不寂寞,
因為我喜歡讓大家放心笑,
因為知道你們愛著我,就像我愛著你們,

我想我不用一直重複著說地下城對我的重要,
不然我也不會在身心俱疲的時候,
拖著自己去和大家一起吃蛋糕,
說是想念大家,不如說是去汲取想讓自己快樂一點的能量,
其實應該不會去的,所以什麼都沒帶,
但是卻拿了很多回來。

確實地收到你們傳達的快樂,
回到家,還是很快樂,
但是早上醒來,一切好像又歸於寂靜。

我什麼時候變這麼自私了呢。

我什麼時候變這麼麻木了呢。

我什麼時候變得如此貪得無厭,無法滿足呢。

如果上天能再給我多一點幸福快樂,
我當然樂於接受,
但是祂沒有,
祂一下子給我很多,一下子全部收走,
結果我變得無法專心享受已經在手心上的快樂,
因為我得隨時擔心它遺失,
約定好的快樂也沒有好到哪裡去,
約好在手上的時間不管怎樣都太短,
約好不在手上的時間不管怎樣都太長,
自己製造的快樂呢?
那會像廉價的巧克力,
只有讓小孩子沈迷的死甜。

如果有時間,我還真的很想狂吞那種單純的甜味,
網路遊戲,逛街買東西,陪雪利亞亞玩,寫小說文章,看漫畫電影,坐在好不容易佈置好的陽台發呆。

我也很喜歡廉價的巧克力,
只是我現在失去了只靠那種巧克力就能夠滿足的單純,
我變了。

我很想任性地撒嬌,
被寵壞,被疼愛,
可以生氣胡鬧,
可以哭,可以笑,
可以隨時找得到,
不乖會一直耐心哄我到乖。

我知道自己是長不大的孩子,
雖然我讓自己看來很成熟,很穩重,很善解人意,
但是其實像小女孩一樣渴望有人疼,
只是這樣的人,
這輩子永遠不可能出現,
現在沒有人肯在女孩子身上花這麼多心思,
有的話,也多半只是蜜月期,
(或是所謂吃軟飯的傢伙?)

雖然擁有多了,煩惱也會隨之變多,
但我還是不想過貧窮的日子,
我想要很多很多的幸福,
很多很多的愛。

不過回過頭想想,
我不是沒擁有過那樣的幸福,
是我自己無法長久於此,
簡而言之我是一個三心二意的人,
那樣子的日子真的很幸福,
只是我為了自由輕易地把它放掉,
因為我並沒有那麼愛那個人。

但是我真的能找到我真正能花一輩子愛他,
他也會用我希望的方式愛我的人嗎?
這機率實在太小了,
我等不到。

當問題出在別人身上的時候,可以責怪別人,
當問題出在自己身上的時候,應該努力改正,
但是"無法永遠愛著一個人"的這個缺點該怎麼改正呢?

我真的不懂愛,尤其是我的愛。
我可以愛朋友一輩子,愛家人一輩子,
但是為什麼沒辦法愛情人一輩子?

這是詛咒嗎?
還是我等待的人還未出現呢?

看得見這篇文章的親愛的朋友們,
今年的聖誕節,
請不要打擾我一個人過,
聖誕快樂的祝福也別浪費在我身上了,
我想在那天,我有個該去的地方,
那個地方除了我以外只有一個朋友知道,
那也是去年我一個人過聖誕節的地方。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vesper 的頭像
vesper

   波那達卡隘口

vesp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