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LLE的編輯帶著我正要去拍照的攝影棚,她在民生東路上攔了計程車,先坐了進去,然後我乖巧地跟在她後面上了車。她是這次選定我來拍攝這個單元的編輯,我是被她選上的生嫩模特兒。

「妳知道藍絲絨嗎?」

在計程車上,身旁的美麗女子側頭問我。她清素的黑色秀髮短短的,黑框眼鏡遮不去她的水靈眼神,活力幹練和善解人意的氣息同時被她微笑的嘴角勾勒出來。

她淡淡的問句只換得我呆然的搖頭,她笑了,「那妳知道水瓶鯨魚嗎?」

這次我很用力的點頭,我很喜歡灰色都市加藍色惆悵,冷調又熱情的文字。

「水瓶鯨魚跟藍絲絨都一起寫失戀雜誌,」她意味不明地笑著,我連忙為自己看山不看丘的愚蠢臉紅著道歉,但接下來讓我更困窘的是她遞給我一張名片。

「我叫李性蓁,筆名藍絲絨。」

==========

我跟她的交集就像在大海中擦身而過的海豚和小丑魚,在永恆的時間中短短地交會瞬間,之後她仍然優遊她的大海,我在我的海葵中傲於擁有。我對她的感覺,就如同麻雀看蒼鷺,永遠不了解她為什麼能飛這麼遠,飛得這麼優美,那是我一輩子的夢想,也是我到現在還在追尋的方向,但是已經過了這麼久,我仍然走不到她的十分之一,卻花了半輩子的時間了。

現在是這樣,更遑論當時青澀的我,對她有多麼崇拜了,我嚮往她。

我也想一個人去世界的另一邊走走看看,我也想寫下自己對生命對感情對世界的希望和失望,我也想在工作上擁有受人肯定的地位,我也想成為死後被稱為知名作家的好作家。

但是,我不想像她一樣用這種方式結束,那太不浪漫了。她應該要一直優美下去才對。

我對藍寶沒有很特別的喜愛,但是對於跟自己名字最末字一樣,生活方式又是讓自己極為嚮往的美女作家,還是有著些許的投射情感,所以我的未來的結束方式也說不定會被她的結束方式影響吧。希望不要。

以此短文紀念我們的短促交錯,以及今天驚愕哀悼的幾滴眼淚。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vesper 的頭像
vesper

   波那達卡隘口

vesp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NONAPHA
  • 情感怎能殺人於無形 因為無法參透吧
    善於書寫不見得最了解
    她選擇了句點 也不想繼續體會
    朝著目標走 總有一天會攀上自己人生的峰
    但我想 也不過就一句
    "原來如此啊"
  • 豐嘉
  • 目標

    生活中總是會碰到不同的人,可能會受到這些形形色色的人的激發,有了些想達到的目標,盡力去追求想要的目標,在過程中更加喜歡上它,不論成功與否都是一個好經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