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時候我媽常帶我去她不同的朋友家打牌,
我很喜歡在不同的房子裡跑來跑去,看些新鮮的,
而且大人贏錢通常會有吃紅(不管是誰贏),
所以我很喜歡跟著去。

有一次,媽媽帶我去一個從澳洲回來的叔叔家,
那天有很多認識的阿姨一起去,
除了打牌,叔叔的家人還有為大家準備buffet,
他們家有舒適的地毯和很棒的音響,
叔叔特別允許我用其中一台比較小的cd音響,
我還可以挑選在它下面的小玻璃門中的CD來放。

我非常開心,當大人們在另一間寬敞的房間中打牌時,
我就在客廳隨意翻著CD,
全是英文的封面,讓我不知該如何挑選,
直到我翻到disney的Tarzan,
雖然我英文很差,但對自己喜歡的東西很眼尖,
我馬上把Tarzan放進音響中。

一直到大人們打完牌,我媽叫我的時候,
我已經足足聽了兩遍,然後又不停重複the circle of Life,
聽到我幾乎會背了,
我媽看我這麼喜歡這片CD,於是開口幫我跟叔叔借,
所以那天我便開開心心帶著它回家了。

過了約一個月,我媽突然想起這件事,
於是叫我把CD找出來,讓她拿去還,
因為我幾乎每天都在聽,所以很快就找給她,
她也很快的拿去還給叔叔,
事情就發生在這個時候。

我媽拿著CD已經出門一陣子了,
我正在家裡看電視,忽然接到老媽的電話,
「萱啊,人家說妳還有東西沒有還耶?」
我疑惑地回答:「沒有啊,CD盒裡面是空的嗎?」
「不是不是,他說有一本簿子,跟CD在一起的。」
我想了好一陣子,卻想不起來有甚麼簿子,
如果是指歌詞本,我確定已經放進CD盒中了,
因為歌詞本是放在CD封面,如果沒有的話很明顯能看到。

我想了很久,還是不知道甚麼小簿子,
於是跟電話那邊的老媽說:「真的沒有耶,我那天拿回來的都給妳了。」
老媽的聲音聽起來有點茫然,「啊?是喔,好吧,我跟他說...」
電話就結束了。

老媽回來後,又講了一次小簿子的事情,
大概是我的態度很確定,讓她覺得應該是叔叔記錯了,
所以她也沒講甚麼,
只是聽說那個叔叔因為是個惜物的人,所以很在意這件事,
不過我也沒辦法無中生有,
在我記憶中我的確沒有拿甚麼小簿子回來,
我想,或許是小玻璃門裡的CD被我翻亂了,
小簿子掉到後面去了吧。

不過,真相就在我N年後搬家時,
完全沒有預兆的情況下出現了,
小簿子躺在我的櫃子角落裡。

小簿子是確實存在的,
但當時為什麼我忘得連一點懷疑也沒有,
我也不知道orz

搬了幾次家,
這小本子始終會在紙箱中跟著其他紙件遷移到新地方,
但我從沒拿出來用,
也從不敢丟掉,
有這樣一個永遠也還不了的東西,
真是沉重...

更糟糕的是,
我還有很多還不了的東西,
有些是看得見摸得著的物品,
有些是看不見卻牢記在心的,
那些不該是我的東西會留下來,
都是我的蠢腦袋沒把前後想好造成的orz





創作者介紹

   波那達卡隘口

vesp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